钱柜娱乐777

时间:2019/3/21 16:43:00 3622人次浏览


2019年03月21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日前,江西省遂川县奥海科技园里,工人在生产电子产品。去年以来,江西省遂川县对重点产业、重点企业实行“一对一”帮扶,稳步扩大“财园信贷通”“银税互动”规模,为企业减负3.6亿元,发放“财园信贷通”贷款2.2亿元,切实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央行今年将综合运用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工具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对小微企业实施精准滴灌;用好信贷、债券、股权“三支箭”,支持民企融资纾困。同时,继续发挥“几家抬”政策合力,畅通政策传导机制,督促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做好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
       “如果没有这一支持工具,我们发债成本近7%,但去年11月份以来我们发行的4只超短融债券,平均成本是5.97%。”红豆集团财务公司副总经理孙东明向经济日报记者表示。
       红豆集团是首批使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企业之一,截至目前,共发行了4只超短期融资券,共融资13亿元。“别小看这1%的成本,我们传统制造业利润不高,省了1%对我们来说就节约了不少成本。”孙东明说。
       为缓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去年1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专访时提出了“三支箭”的政策组合,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就是这“三支箭”的其中之一。截至目前,“三支箭”中的前两支,即增加民企的信贷、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都已经落地,“第三支箭”——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目前也正在积极探索之中。
       降准资金惠及实体
       “以前我们拿自有资金交易,这一单做了,下一单就没钱了。”金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闫盺介绍,她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典型的“轻资产”公司,做的是大宗农产品的撮合交易,没有抵押物。在农产品交易的过程中,工厂一方希望货到之后,检测没有质量问题再付款,而合作社一方则希望先拿到钱去购买种子、化肥等,迅速投入再生产。为让双方的需求能匹配,金谷电商就先为工厂向合作社垫付资金,提高交易效率。
       “去年我们的总交易额达到2亿元,对流动资金的需求较大。”闫盺说。2018年11月份,金谷电商从中国农业银行获得了一笔500万元的信用贷款,利率仅为3.94%,比基准利率还低了10%。
       金谷电商能够获得这一笔贷款,与去年以来一系列支持民营小微企业的政策落地有关。2018年以来,央行5次降准,并扩大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的覆盖面;3次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共4000亿元,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还创设了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进一步加大金融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银行现在的流动性更充裕了。”农业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副总经理黄建勤认为,这得益于定向降准的政策。2018年,农行达到央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第二档考核要求,额外释放了一个点的存款准备金率,是国有大行中唯一一家从“第一档”升至“第二档”的银行。“对于定向降准带来的额外收益,我们将通过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的方式,让利给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黄建勤表示。
       “2018年,我们的普惠金融业务规模上去了,价格降低了,质量也可控。”中信银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谷凌云介绍,截至2018年底,该行银保监会考核口径普惠金融贷款余额增幅48%;客户数增幅37%。
       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末,普惠小微贷款(包括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余额9.7万亿元,同比增长17.6%,增速比上年末高2.4个百分点。1月份增加2109亿元,增量是上年同期的2.6倍。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银行业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一季度下降0.8个百分点,6家大型银行比一季度下降1.1个百分点。
       “发债难”有所缓解
       作为较早在债券市场融资的民企之一,孙东明对于近年来债券市场融资环境的变化有着切身的体会。
       “2017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发债的成本就开始走升,到了2018年,这一情况更明显,机构投资者也不好找了。”孙东明介绍,近两年,部分民企债券违约给市场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情绪,导致很多投资机构对民企债券采取观望和回避的策略。
       为缓解民企债券融资困境,2018年10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企业融资难。“去年11月份,我们正准备发一只超短期融资券,刚好赶上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推出,也成为了首批使用这一工具的企业之一。”孙东明表示,当时银行就提出,在超短期融资券发行时,配套使用信用风险缓释凭证,没有额外费用,也不需要企业多花时间。
       配套使用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等于投资人在投资债券的同时买了保险,有效修复了投资人的恐慌情绪,民企发债的环境明显好转。2018年11月5日,红豆集团成功发行了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随后,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成功发行了3只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利率均在6%以下。
       “创设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帮助公司节约了近280万元融资成本。”正泰集团财务公司总经理陶明晖表示,不仅发行效率高、筹集资金速度快,还提振了投资人信心,发行结果超出预期,为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提供了支持。
       2018年11月9日,正泰集团成功发行了一只超短期融资券,融资3亿元,利率仅4.6%,比2018年市场最低的时候还要低69个基点。
       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推出释放了积极信号,民企发债难得到了一定程度缓解。截至2019年1月底,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直接或间接带动41家民企发行债务融资工具61只,金额285.2亿元,覆盖江浙粤等13个地区和原材料、大型制造业、医药、能源等14个行业。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2018年10月22日以来,有支持工具参与的AA+级和AA级民企加权发行利率分别为5.65%和6.52%,较同期无支持工具参与的同评级、同期限的民企加权发行利率低60至70个基点,民企发债成本整体有所降低。
       纾困仍须“几家抬”
       在这“两支箭”的共同发力之下,截至2018年底,民企贷款与国企贷款占比已经大体相当。2018年,民企贷款余额42.9万亿元,占比达47.4%。民企发债净融资在2018年连续下降的局面也得到了扭转,2018年11月份和12月份,民企合计发行债券1550亿元,同比增长约70%,民企发债净融资252亿元,市场信心有所恢复,民企融资环境出现了好转。
       今年,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仍将是“重头戏”。“第三支箭”——研究设立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正在探索之中。据了解,为稳定和促进民企股权融资,央行正在推动由符合规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证券公司、商业银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发起设立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由央行提供初始引导资金,带动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央行方面表示,今年将按照中央部署,综合运用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工具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对小微企业实施精准滴灌;用好信贷、债券、股权“三支箭”,支持民企融资纾困。同时,继续发挥“几家抬”政策合力,畅通政策传导机制,督促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汇聚银政企多方合力,久久为功,千方百计做好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