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777

时间:2019/4/2 9:30:00 4484人次浏览


《中国有色金属报》2019年4月2日报道
       在生命的托付上奋举全力
       ——金诺公司矿山井下人员运输专用车生产见闻
       作者:李而亮 李巧媛
       3月18日清晨,天刚放亮,在金诚信密云项目部,一辆崭新铮亮的矿车车厢坐满“全副武装”下井的矿工。只见矿车轻巧地在穿行在蜿蜒的斜坡道里,矿工们舒适坐在有着减震功能车厢里柔软坐垫的位置上,惬意放心地洒下一路欢笑……
       项目部经理朱思文说,他们去年9月就购进了这台由金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简称金诺公司)生产的井下多功能服务车,而在早晚主要运送上下班员工,来回得12趟。
       安全、先进、可靠、舒适,是朱思文在金诺公司生产出第一批多功能服务车后就立即决定购买的全部理由。
       一、生命无价格 产品有优劣
       三月的金诚信湖北大冶基地,春雨连绵,鲜花盛开。由金诚信与芬兰著名矿山设备制造商挪曼尔特合资成立的金诺公司,就坐落在基地偌大的厂房里。
       也许是“2.23”内蒙银漫特大安全事故血的深刻教训和国家出台更为严厉的规定,连日来到金诺公司考察井下多功能服务车的矿山企业格外多。山东黄金三山岛金矿的代表来考察后说,金诺产品完全按照芬兰的标准来生产,有着令人完全放心的可靠性,是非常值得信赖和选择;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事业二部的代表在参观考察后认为,金诺工厂设备先进,管理严格,产品的质量很过硬。
       但客户也反映出一些意见,主要认为金诺产品价格偏高,同时目前生产的多功能服务车的载人量小(18人)。
       对于客户的意见反映,金诺公司董事长李占民、总经理孙林非常重视。针对多功能服务车载客小的问题,金诺公司早有预见。去年第一批车辆下线后,他们就根据中国矿山机械化程度总体不高,劳动力密集,井下人员运输量大的情况,设计了井下人力运输专用车。“这款专用车的人员装载量达到29人,今年四月份就可以下线了!”孙林总经理说道。
       至于价格偏高,孙林总经理有着他独到的见解和分析。他认为,金诺产品首先是安全性,这是非常重要的,是核心问题。比如说车辆的刹车系统,这是确保车辆和人员安全的关键因素。金诺产品运用的是油浸多片弹簧制动,在刹车失效后,拍下急停按钮,发动机立即停止,全部刹车片自动抱死车辆;第二是技术的先进性。挪曼尔特积55年的矿山设备研制技术,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再就是它的可靠性。车辆的关键动力系统选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发动机、液力减速器、前后桥等,全部是原装进口。车辆驾驶室和乘客车厢满足防落石、防翻滚要求,坚固耐用,确保人员安全。
       “安全就是最大的效益,什么样的价格能与人的生命价值相比较的呢?”孙林总经理一语道出了最大的“性价比”。“我们的理念是把矿山井下建成最安全的作业场地。”
       二、对标高精尖 立足本土化
       孙林总经理认为,金诺产品虽然为客户提供了安全可靠、节省采矿成本、大幅提高生产效率的最佳方案,但也不能抱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老观念。他如今要努力做到的是,在保持产品技术领先、安全可靠的基础上,尽可能让金诺产品在生产和零部件采购上本土化,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达到更有竞争力的销售价格。
       厂长于泽武是从事制造业多年的高级工程师,他现在脑子里满满装的就是在质量上严格对标世界先进水平,又要在生产装配更多环节上减少成本,降低能耗,提高装配进度,争取每日能多出几台车。另外,根据客户反馈不断改进产品,也是他很重视的。人力运输车的顶棚,目前就是他重点要考虑的问题。原车厢的顶棚是网状敞开式的,较多适应的是国外巷道保温条件好、水量小的情况。而在中国矿山实际较为多样,比如说北方地区就普遍反映坐在车里透风寒冷,而南方或涌水量大的矿山反映的则是不防水,淋湿衣服;还有的客户认为员工下矿井就坐那么一会儿,安全可靠第一位,没有必要搞得那么“舒适”。
       “虽然‘众口难调’,但都是我们要尽力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于泽武不仅在顶棚设计上有了针对不同矿山的具体方案,同时在座椅的材料使用上也在不断琢磨。
       车辆生产本土化的另一条路径,就是在确保满足和保证质量标准的基础上,采购国内生产的品牌配件。逐步加大本土化、国产化的比例,一方面是更适合中国的矿山特点,另一方面就是不断降低车辆生产的成本。“在多功能服务车的生产上,我们今年的生产成本已经明显下降;专用人力运输车的生产,将更加考虑买家的价格心理。”于厂长认为这不是什么“商业机密“”,而正是金诺努力的方向。
       三、员工高学历 作业比工匠
       走进金诺宽敞的车间,一台人工焊接机器人正在进行车架焊接作业,刺眼闪耀的焊花不断从机器人的夹具中映射出来,飘散着蓝色的轻烟,工人们只需要在旁边进行遥控操作。
       焊接组长甘辉平是个32岁的年轻人,有着研究生学历,学的是金属材料学,还在德国进行过培训。他介绍说,矿山车辆组装质量的关键环节在焊接上,现场使用中的巷道颠簸很容易造成焊接开裂,技能再高的焊接师傅也难免有手上抖动的时候,而机器人焊接则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效率还是人工的三倍。
       “那人员需要干些什么呢?”笔者不禁好奇地问道。小甘回答说,我们的工作其实一点也不轻松。就说焊接的组队夹具,就得严格按照标准作业指导书,根据需要焊接的强度、质量和外观进行精密的编程,同时在机器人作业中不断优化程序,达到最好的焊接效果。
       已经习惯了拍摄“焊花四溅”特写的摄影爱好者,在这里看来得另选景象了。
       来到机加工中心,这里有一台被称为金诺“镇厂之宝”的西班牙SORALUCE综合加工中心。这台体积并不算大的机器,却有着包括数控镗床、铣床、钻床等功能的神通。既可加工较大零件,又可分度回转加工,最适合于零件多工作面的铣、钻、镗、铰、攻丝、两维、三维曲面等多工序加工。诺大的后车架在一次装夹中就完成了所有工作面、孔的加工。
       一根像红宝石的探头,正在加工的车架上探视,让人感觉到像一台医疗器械。机加工组组长廉俊丰也是只有31岁的年轻人,大学本科学历,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他滔滔不绝地介绍的这个机械加工“神器”的威力,让人最能听懂的是一句形容:“我们的加工精密度可以达到0.01毫米,与飞机零件的加工精度不相上下。”
       总装配线车间是感官最直接的地方。这里已经组装成型的车辆摆放一起,色彩鲜艳,蔚为壮观。组长祝兵与几个员工正趴在电脑上讨论着什么,问起来他回答是正在研究专用人力运输车线路的优化问题。总装给人的感觉就像盖房把所有预制件套放上去,可祝兵的介绍却没那么简单:“在测试过程中,大到整机运转,小到每一根管线,都要达到质量标准和要求。”
       一家汽车制造厂,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大型企业。而金诺公司目前连管理人员加在一起只有91人,车间的员工学历都在大专以上。在那里的一线生产者,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业工人,而是驾驭现代化装备生产精密产品的高级工匠。